#专栏丨这个设计有意思#脑洞大开的设计师们逐渐让挂表变成了装饰
2018-10-13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寻常百姓家,手表还是三大件之首,有挂表的人家也不多,大家对于时间的获取成本其实还是挺高的。而如今,手机、手表、手环、挂表等等一系列的时间获取工具都早已普及。

 

      时代的飞速发展与急剧变化改变了“从前慢”的爱情故事,也丰富了你我对于钟表的认知。今天给大家分享几款脑洞大开的挂表设计,领略设计师们对于时光的态度。

 

#Wyzer wall clock#

 

 

 

Wyzer应该是世界上最简洁的挂钟了。

 

来自设计师Reinhard Dienes的作品,设计理念是让墙壁成为时钟的一部分。塑料设计的时针与分针,将小小的时钟机构隐藏在了后面。从某种意义来说,Wyzer不像一个时钟,更像一个雕塑作品,它打破了传统时钟的设计方式,没有了表盘,没有了刻度,留给人们更多的想象。

 

 

 

这个角度乍一看,好像在给我比心。

 

#Dusk lock#

 

 

Dusk告诉你的不仅仅是时间,更多是一天的变化。

 

 

每个人的家里,在客厅、卧室的墙上,在电视机上方,或在床边、学习的桌上,12小时制的时钟可能是世界上最常见的挂钟。来自设计师Lu Yicong的作品,钟面由两张玻璃盘构成。玻璃盘会随着时间变化而转动,每24小时完成一次完整的旋转,光盘从透明到不透明,根据它们的方向,在钟面上会形成一幅不断变化的画布。

 

 

 

 

 

 

白天是透明的,在日落的时候变暗,Dusk用浅色和暗色来暗示天色的变化,可以说非常酷了。

 

#Orbita clock#

 

 

如果变成粉色,它其实就是一个甜甜圈。

 

 

来自设计师 TWO O THREE 的轨道时钟(Orbita clock),正如你可能从名字中猜到的那样,在构思时,设计师们仰望天空寻找灵感,并将“时间的开始和结束”作为设计的语言。

 

 

这是一款简约却又经过深思熟虑的挂钟,两个重叠的圆盘反映了我们对时间感知的起源于地球的旋转。地球的自转带来了昼夜的更替,地球的公转带来了四季的更替。采用木头色作为外表色也是在表达对时间,对森林,对大自然的尊重。

 

#Story clock#

 

 

时间是短暂的,匆匆一生,如白驹过隙,转眼芳华消逝,但每一天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全新的一天,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来自设计师Simon Morris的挂钟的设计就是出于这样的理念。

 

 

 

 

漂浮的铬球就像我们的地球,优雅地围绕在一颗大恒星的轨道上,象征着每一个人的一生。

 

 

 

挂表的身体是一个普通的木制盘,上面有一个镀铬的圆球,庄严地悬浮在木头之上。铬球绕着木盘的边缘旋转,使人产生敬畏之感。在木盘里嵌入一个LED灯光矩阵,光线透过木头产生出美丽的光环。在特定的时刻间隔显示确切的时间或日期。

 

#Lithe Clock#

 

 

“午夜的钟声敲响,还在钟楼里回荡,记不清你的模样,只是片片芬芳。

也忘不掉你的惆怅,想触摸你的脸庞,只是这残损的手掌,已画不出那道墙,挡不住念想飞向远方”

 

 

时间通常被认为是无情的,它非常机械而有规律,再强大的人也无法改变。正如我们所经历的,时间是一个自由流动的维度,我们将它分割成秒、分钟和小时的唯一原因是我们可以测量它。

 

 

 

自Stuio VE设计作品,紧紧用它那长满草的手抓住了时间自由流动的精神,像芭蕾舞女演员一样滑翔和跳舞,甚至弯曲,带有一种诱人的优雅。

 

 

图片来源:YANKO DES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