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设计专访# 一位“佛系”设计师的自我修养,专访韵博设计创始人赵希伟
2018-10-13

 

2017年底,“佛系”一词刷爆朋友圈,各种跟佛系有关的衍生词,诸如:佛系追星,佛系父母,佛系恋爱等层出不穷。在互联网急速发展,各种信息纷至沓来的年代,人们的注意力早已被各种综艺娱乐,直播节目所牢牢占据。“做事沉稳踏实、有成绩也低调不张扬”貌似已经成为判断一个人是否优秀最核心的品质之一。

 

作为一名设计师,改稿,是工作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吐槽,是茶余饭后的最佳谈资。没有跟甲方撕过一个轰轰烈烈的逼,就不算有一个好的设计生涯。在与韵博设计创始人赵希伟对话之前,这就是我对设计师工作的基本看法。2个小时后,我发现自己的一些刻板印象被彻底颠覆。

 

我戏称他是一位“佛系设计师”,不怎么混圈子,也不在意获不获奖,也不会为公司定下一年度的发展目标,显得很不一样,我竟心生出多余的担心,但当我看到他做了10多年设计后依然浓密与坚挺的头发时,忽然有了答案:保持着与这个时代同步的节奏,但依然拥有自己内心的坚持。这可能也是每个设计师应有的自我修养。

 

 

“从小就与绘画结缘,军旅画家改变人生轨迹”

 

来设计:您最早接触的工业设计是什么时候?

赵希伟:画图是从事工业设计的最最最重要的基本技能。我打从娘胎里出来就喜欢上了画画,初一的时候上美术课,美术老师觉得我画得还可以,就说带我也一起学,不收钱,每天中午和晚上画3、4个小时,这才算是开始接受专业的绘画培训,为以后进入工业设计行业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来设计:那您从事设计行业的契机是什么?

赵希伟:很多人在学习工业设计之前,其实不懂工业设计师具体是做什么的。但我其实很早就形成了一些关于工业设计的早期印象和概念。这得益于高中的时候认识了一位清华美院研究生毕业的军旅画家,那个时候我一直跟着他学习画画,内心的深处,梦想是成为一名画家。

后来有一次跟他交流,他建议我去学工业设计,因为我理科比较好,他说这个专业不是纯艺术类,比较偏工科类,如果我现在考艺术类的院校的话,我的文化课就会浪费掉。而且我的性格也不适合做纯艺术的,如果你的天赋不是特别好的话,日子会过得比较苦,他身边有很多清华美院的朋友,认为设计产业未来在中国会发展得比较好。后面报考的时候,我就去了哈尔滨理工大学的工业设计系。

 

 

2008年Casarte波轮洗衣机

海尔就职期间,当时市场上最高端的波轮洗衣机,09年获IF大奖

 

从海尔到美的,从设计师到设计管理者

从学校到企业再成为行业优秀的设计师,势必会有一段非常重要的自我成长时期。对于赵希伟来说,在海尔和美的这两家国内顶级家电企业的工作经历使得他快速成为行业的家电产品专家。

2009年海尔海外项目,高端滚筒洗衣机

获IF大奖

 

来设计:您的工作经历对您现在创业有什么影响吗?

赵希伟:在海尔的时候,我是驻厂设计师,很多产品都是从海高设计院里出来的。当你在做驻厂设计师的时候,你会发现你每天都是盯着同一个产品,在冰箱和洗衣机这个领域里面,即使我工作才2年,但我的专业度非常高,因为海尔当时是中国家电企业最厉害的,资源和眼界都是最顶级的。

后来我去了美的,角色转换成设计管理者,自己不需要做设计,去和设计公司合作。美的的产品更新迭代速度非常快,能接触到更多产品开发流程中更多的人,比如做市场的,做研发的,制造的,外部的供应商,在于他们的交流中,也加深了我对制造环节的理解。对于我,或者说对于韵博设计,为什么你会觉得我们踏实稳重,严谨低调,那是因为我们是制造业体系出来的设计师,这点是不一样的。

 

 

 

来设计: 产品的种类非常的多,涉及大量不同的知识结构,您是如何观察学习的?

赵希伟:首先,工业设计的范畴有家用,商用,医疗,等,有的设计公司是只做医疗产品的,有的是只做商用大型工业机械设备的,这类型的公司做家用电器和个人消费电子产品就不是很擅长。其次,不是产品不同,而是使用者不同,市场不同,人群不同,拿你来讲,你会用手机,买电脑,用电饭煲、冰箱、电视、这都是你,只要我研究清楚你,那我对应你喜好的产品,都能搞清楚。

举个例子,比如小米,从做手机开始,现在做出这么多产品,那么它怎么去把控这个产品的方向,就是针对小米粉的这些人群,他们的喜好,对于任何的产品来说都是相通的。其实分析产品设计的外观设计,其实不是分析这款产品到底要怎么做,而是去研究它对应的人群是什么样的,比如现在无人机、机器人,VR技术,其实对于之前任何一家设计公司对这方面都没有足够的储备,那么他们要怎么做呢,其实分析的点,第一就是人群、具体的需求是什么样子的,第二,是应用场景,这个产品放在哪儿用,怎么用。第三,交互体验。掌握做设计的方法在面对问题的时候,就会有思路去解决。

 

2016年设计,2017年上市

美的首款小型手持式电熨斗,并且成功销往日本

2017荣获IF 红星奖

 

“你给我设计成一坨屎我都能卖出去”

 

来设计:您怎么看待设计行业目前的现状,和过去做设计的时候有什么不同,您觉得未来会有什么变化?

赵希伟:举个例子,有一次设计评审的时候,市场部的同事一般说话都是比较直接的,我说你给点外观设计的意见,他说:你设计成一坨屎我都卖出去。这句话是糙话,放在现在,根本不可能。但当时可以反映当时社会的一些情况。

那个时候市场环境非常好,经济发展也很快,07、08年家电下乡,房子零首付,城镇化建设刚刚开始,物联网刚刚开始发展,大家手里有点钱,开始换房买房买车,需要大量的产品补充进去,产品根本不愁卖。你的产品长得好看还是不好看,可能只是说企业的品牌的要求,比如海尔我是一线的品牌,我对外观的要求就一定不能丑,但是你比如说好看到什么程度才是标准,这个是没有办法去定义的。

很多产品没有研究那么细致就投放市场了。

当时我记得在海尔的时候,松下一个日本老专家带我们做项目,他说你们才毕业两年就可以做卡萨帝(海尔旗下高端品牌)的项目,冰箱,洗衣机整机设计,我在松下呆到第六年的时候才在做手持摄像机的把手,只做这一个。就是因为中国市场的发展速度太快了,你要去找一个工作了40年的设计师根本就没有,正式有记载有工业设计是从1986年才刚开始,才开始有这个概念。

现在市场不一样了,迭代的速度非常快。现在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一坨屎都能卖得出去的年代了,现在的产品外观必须要很好看,很好看你都不一定能够卖得出去。包括整个环节,你有一个很好概念,这个产品有一个很好的定义,再到工业设计,再到你有很强的供应链体系,有好的市场营销团队去帮你做,对每一个环节的要求都非常高,这个是我认为最大的变化。

 

做设计其实也没有很多有趣的事情,悲催的倒是不少

 

来设计:在您10多年的设计生涯中,有没有哪一款产品让您成就感最大?

赵希伟:好像真的还没有,咋们不说产品,说我以前做设计的时候,有成就感的地方是什么,比如获个奖,或者是领导表扬你一句,后来可能你跟一些大客户去合作,自己出来做设计公司能挣到钱啊。

但其实有些产品,从设计效果图出来之后,到产品最终的落地生产,是基本上可以达到“零损失”的,最后的产品和效果图一对比,发现可能是一模一样的,这种事情可能会让你有成就感,就是别人说改动任何一个地方,但是对于你来说都不是原来的样子,你都不满意了。

2016年设计,2017年上市

美的首款双重压榨系统原汁机

2017年获得韩国好设计奖(good design)

 

来设计:设计师们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况:改稿子,辛苦做的方案没有选中,老是抱怨客户只在意设计费。设计的价值没有被体现出来,您怎么看待这些问题?

赵希伟:换个角度看问题,我通常跟我们公司的设计师讲,你构思一个产品,你做一个方案,背后所承担的压力可能是这一笔设计费。但是客户不是的,你不要总觉得他要不是就是抠你一点设计费,要不就是压缩你时间,要不就是让你不停的改稿,其实他背后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的,模具费用一投产就是几十万,上百万。生产,还有市场,这么多的环节。

其实现在互联网发展的这么迅猛,很多人现在买一款产品,网上一搜,出来很多相关的产品介绍信息,大家都产品的陌生感消失了。以前为什么设计师觉得产品的价值小,是因为信息不对等。比如你过去到商场去买一台电冰箱,导购员跟你说这个冰箱有什么功能,它可能就是有什么功能,比如过去的年轻人,从来没用过,没了解过的产品,你怎么去了解它呢?你只能到商场去逛一逛,听导购员跟你说。但是现在消费者,关注的点更多了,设计的价值会越来越被看重,有个词儿叫什么:颜值时代嘛。设计的环境会越来越好。

 

 

“画一辈子图,就问你怕不怕”

 

来设计:您觉得中国的工业设计师和国外的相比,是基础技能,还是思维,还是氛围?都有哪些不同?

赵希伟:沉淀吧,中国的工业设计产业落后欧洲两百多年的时间,中国的设计师都很年轻,可能说现在我们这个行业在慢慢的变好,但这只是大家的一个预期和判断,还没有真正达到一个黄金的时段。其实在欧洲在日本,工业设计有人从事一辈子,一辈子在画图,但是在中国,做设计做几年之后,觉得很辛苦,又赚不到什么钱,然后就转行了。说画图的人很没有地位,那不行,那我做管理吧,我去管理这些画图的设计师,其实这个问题是一个关键的问题,当你这个行业取得更大的成绩,当你的工作得到更多认可的时候,才有可能说我们更专注的在工业设计上面。

 

来设计:今年您有什么小目标吗?

赵希伟:记得有句话是这么说的:现在的人不要想着明年比今年过得更好,而是要想今天比昨天过得更好。

 

左:邓占军     中:赵希伟     右:魏淑权

 

我们三个人,大学同学,同一个专业,同一个宿舍,在10年创办韵博设计。其实有一个挺有意思的事情,我们今年不会去计划明年要完成的任务,我们也不会去想几年把设计公司做成一个什么样的企业。一个人创业,首先你得明白自己的定位是什么,盲目的扩大,盲目的追逐一些事情不一定是好的。虽然我们创业到现在也有7年的时间,虽然我个人觉得没有什么奋斗的故事可以讲,但是我们的的确确每一年都比上一年要好。这点其实很欣慰,知足。

 

 

撰文/Mboyang@LAISJ  
录音整理/ Mboyang@LAISJ  
采访地点/韵博设计  深圳

采访人/ Mboyang@LAISJ  

 

 

————————————————

#来设计专访栏目,将会对平台上的优秀设计师及设计公司进行面对面的访谈,旨在通过与优秀设计师对话,传播独特的设计理念,挖掘产品诞生背后的故事,洞察行业的发展与趋势,让好的设计广为人知,让更多的普通人了解中国的工业设计,支持中国的工业设计产业发展。希望通过与设计师的沟通交流,能为更多的中国新生代设计师在设计的道路上带来有益的帮助。#